• 欢迎访问崇高网(淮阴师范学院党建网)
当前位置:崇高网>>崇高文苑
触碰“高压线”——台湾行纪之八

  在来台湾之前,老师特地上了一节“行前教育”,话题核心是“专心读书,少谈政治”。毕竟,“台海问题”是两岸关系的敏感地带,众人皆知。然而,阴差阳错中,愚蠢的我竟然撞上了这根“高压线”——选课时看串了行,点击“确定”后发现出错立马退选,却弹出对话框“该课程限制此操作”。“好吧,”我满脸黑线地耸了耸肩,这门“‘经济与政策发展趋势’宝宝是上定了!”

  不出所料,第一次去上这门课,我就尝到了苦果。当点名核对人数时,任课的刘老师注意到我的学号是以“V”开头的,不同于其他同学的“S”。而且我两个字的名字,在全台湾几乎全部三个字的取名习惯中显得鹤立鸡群。“所以这位同学你是……?”“我是大陆的交换生。”“OK。”我注意到他并没有像其他老师一样热情地笑:“欢迎你来台湾。”或者好奇地追问:“来自大陆哪一个省呢?”只是迅速扫视了我一眼,冷漠地点了点头。不过,这种微妙的困惑只是蜻蜓点水般地掠过心间,很快我就被新发的教材《世界大时局》吸引住了眼球,津津有味地翻阅起来。

  “这本教材的内容我不会全部讲,里面有一些观点和论调很偏颇。相信你们有能力去识别真相。”刘老师大概三十出头的年纪,温文尔雅。听到这里,我却心里“咯噔”一下产生了不好的预感。果然——“因为这本书是中国作家编写的,想必大家都心中有数。”语气中飘散着一丝不屑。此时此刻,我瞬间就体会到了什么叫作“如坐针毡”。有懊恼有焦躁有愤怒,对,没错,就是愤怒。一向自诩客观、理智、冷静的我原来潜藏着那么虔诚的“爱国主义情怀”,而且竟如此炽热。后来几个星期的课堂上,我尽力保持平常心,认真听课,认真记笔记。在听刘老师说“他们中国”“我们台湾”这些敏感又刺耳的字眼时,只好强压住胸中的熊熊怒火,不停地告诫自己“小不忍则乱大谋”。

  据同修这门课的同学说,这位刘老师是台大毕业,麻省理工的法学和经济学博士,旅美五年后回校任教的。“我们很崇拜他,”后排的一个女生一脸花痴样,“你觉得呢?”“无感啊,”我摊开手,努力让一个礼貌的微笑在脸上勉强维持两秒以上,一边的内心OS则是,“呵呵选他的课是我今生最大的失误,好吗?”不料,老天爷似乎听见了我的独白,很快赐予了一个袒露“真心”的机会。犹然记得那节课上的是“瑞典合作主义社会模式”,刘老师抛出了一个问题“你如何看待瑞典这一套国家机制”。被提问的几名台湾同学,有的说“民主”,有的说“自由”,有的说“人性化”。窗外,三月初的天空很澄澈,木棉花盛开得如火如荼,阳光倾洒进教室带来一种柔媚、微醺的律动。我一手托腮,轻眯起双眼,静静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好。然后,我听见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“董玥同学,你认为这一套机制在中国适用吗?”不止一次,听见他置之度外地说“中国”,仍无法减弱我最初强烈的反感。坐直身子从梦游中切换模式,我定定地看着他。想看出这个提问里究竟有几分是真心,几分是挑衅。然后,我迅速整理了一下思绪,理清要点和逻辑,摆出了一个不卑不亢、招牌式的公关微笑——“显而易见,当然不适用。它不仅不适用于大陆,也不适用于台湾。因为,它根植的土壤在瑞典。而大陆、台湾乃至整个中国的国情与瑞典是完全不同的。‘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’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另外,世界那么广阔,瑞典的体制并不是‘民主’、‘自由’、‘人性化’唯一的代名词。”我有条不紊,一气呵成。从未如此得意于自己气定神闲的语速和字正腔圆的平翘舌音。真该拍下他那一刻的表情,哈哈哈,让我后来暗爽了好久。

  转眼修这门“经济与政策发展趋势”将近两个月了。上台讲演的小组报告已做了三次。渐渐地,我和同组的欣岑、立舫、聿诚关系亲近了许多。有一次,课间和欣岑聊天,她说:“期中报告谈中美在南海是否会开战,你的发言好棒哦。”“没有啦,”我摆摆手,“只是比较感兴趣而已。”“刘老师有在我面前夸你哦,说这个中国的女孩子有见解台风也不错。给我们组打了很高的分数呢。”欣岑是这门课的“课程小老师”,相当于“学生助理”的角色。刘老师和她私下里的交谈内容让我暗暗吃了一惊。后来,又做了一次上台报告和课堂检测,我继续一丝不苟地完成。除了尽学生的本职义务之外,还有一种必须证明“大陆今非昔比”的冲动在汹涌地起伏翻滚。这真是一种狂热又奇妙的激情。

  现在,我终于可以明显感受到刘老师的善意了。他会在欣岑统计订购资料人数时提醒说“你同桌刚才也举手了,你好像只忙着数教室另一边的同学,有把她算进去吗?”(那个“同桌”就是我);他会在介绍互联网的功用时向我详细询问淘宝网在大陆有多火,然后吐槽台湾网购市场的萎靡;他会在讲人大的“民主集中制”时让我谈看法,我知道他不认同,但他的神情不再冷漠,而是一种“求同存异”的平和;甚至,他会在一段用于课堂提神的插曲中,问我习不习惯这里的饭菜、这里的生活作息,有没有买“台南蜜饯”回去做伴手礼?诸如此类零零碎碎却很温馨的互动和关怀。

  我知道,我根本无力改变他“中国是中国,台湾是台湾”的政治立场。但是至少用自身的努力,让他改变了对我个人的态度。或许,亦扭转了他对大陆某一些问题的看法也未可知。如今身在台湾,愈发觉得“要展现出最好的状态”,不仅仅是对自我的严格要求,更关乎一种身份、一种责任、一种荣誉、一种信仰。

  今天,在教学楼的走廊里再一次和他偶遇。我说“老师早安”,他向我招手,亲切地点头微笑。而初见时那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仿佛还恍然如昨。走回座位上,我拿出牛肉生菜夹蛋起司和椰果奶茶,一边悠闲地吃早餐,一边想:“烦恼终究会成为过去。无比美好的一天开始了。”

  是的,无比美好的一天,开始了。

(作者:董玥)

联系地址:江苏省淮安市长江西路111号 / 电话:0517-83525303 / 电子信箱:hnuzzb@hytc.edu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