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欢迎访问崇高网(淮阴师范学院党建网)
当前位置:崇高网>>崇高文苑
宋美龄:铿锵玫瑰的百年传奇——台湾纪行之十二

  早在大一时,坐在图书馆的六楼大厅看《宋美龄传》。熏风掺杂着花香,窗外的映月湖边杨柳依依,连绵的绿草地间,一大片玫瑰正盛开得如火如荼。我想,宋美龄就如同一朵铿锵玫瑰吧:在历史的翻云覆雨中、在叱咤风云的政坛上——傲然挺立,永不凋谢。

  于是,刚来到台北,我就毫不犹豫地走进士林官邸,想亲身感受一下这位乱世佳人、这位中华民国的第一夫人,晚年曾经停泊过、生活过的地方。士林官邸正房由餐厅、书房、大小客厅、起居室等部分构成,拾级而上,装饰的精美绝伦自不必说。其中,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,是宋美龄的画室与卧室。

  画室的主色调是典雅的湖绿色,壁炉上摆放着孙儿、孙女们的照片,宁静的氛围中荡漾着一丝和美与温馨。设计精巧的画台上,整齐地摆放着笔墨纸砚。穿过悠悠岁月的长廊,我仿佛看见了身着家居旗袍的她,一个华美又诗意的女子,在万籁俱寂的深夜里,提起笔凝神作画的情景。导游告诉我,蒋夫人来台初期,分别向黄君璧、郑曼青习山水、花鸟画。先生赞赏夫人雅兴,常为画作题、写诗词应和。“愿我如星君如月,夜夜流光相皎洁”,玻璃橱窗里那一幅幅运笔流畅、形神兼备的画作,默默见证了于患难岁月中,一段举案齐眉、琴瑟和谐的夫妻深情。恍惚间,凝神远眺,从夜上海飘渺的霓虹闪烁里,从唱片机针尖的轻轻移动中,仿佛悄然传来了周旋的《诉衷情》:“无限柔情像春水一般荡漾/荡漾到你身旁/你可曾听到声响/你的影子闪进了我的心房/你的言语、你的思想/也时常教人神往……”

  如果说画室浸透着一抹矜持与冷艳,那么宋美龄的卧室则给人一种浪漫与梦幻之感。卧室的主色调是浮靡轻丽的粉红色,包括窗帘、床帏、地毯,甚至连內间的浴室墙壁也不例外。好似一个拥有白雪公主、小飞侠彼得潘、睡美人、豌豆姑娘、金苹果的童话世界。梳妆台上的物品,还保持着她离台赴美前的原样。好像不一会儿,身姿袅娜女主人就会从端坐于镜前,挽起一头柔顺光滑的青丝,描眉扑粉,点染红唇,准备去参加一场款待外宾的盛大晚宴。亦或是“小山重叠金明灭,鬓云欲度香腮雪;懒起画蛾眉,弄妆梳洗迟”,中午绚烂的阳光,正从厚窗帘的缝隙里悄悄溜进来。她托起一杯泡沫金的香槟,仿佛披上一身淡淡的轻愁,慵懒地在房间里徘徊着;光与影的交错间,恐美人之迟暮,蓦然回首,忆起或悲或喜的一幕幕往事。

  而此时此刻,她的大姐宋霭龄,也许正在华尔街的名利场上呼风唤雨;她的二姐宋庆龄,也许正在对岸的百废待兴中辛勤无悔地奔波。在那随风远去、关键年代的风云史诗中,宋氏三姐妹,无疑是一段绕不开、言不尽的华美又忧伤的篇章。霭龄如同一片燃烧的映山红,靓丽却艳俗;庆龄如同一朵洁白如玉的莲花,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;而美龄,则是一束带刺的玫瑰,散发着俗世的率真、高傲与诗情,锋芒毕露却从不失雍容典雅、仪态万方。走出正房,漫步于士林官邸的慈云亭、凯歌堂、园艺馆间,四周游人如织,摩肩接踵,早已不复昔日的清净与庄严。“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”,人生代代,再美好的青葱,总也逃不过似水流年的逝去吧。

  宋美龄的一生,从大陆到台湾,从南京总统府到台北士林官邸,从上海的闺中名媛到民国第一夫人,从魅力四射的交际花到叱咤风云的政坛女强人,每一个阶段都活出了自己人生应有的色彩。然而,争议的声音依然存在:有人说她利欲熏心,有人说她徇私舞弊,有人说她居心叵测,有人说她虚伪腹黑、红颜祸水……对此,她视之如浮云,依旧不做作、不掩饰、不辩解,就这样张扬、随性、达观地行走于人世间。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  是非成败,时间自有公论;历史功过,留予后人评说。

  而她,信步于光阴深处,回眸一笑,风华绝代——永远,是最初美丽的样子。 

(作者:董玥)

联系地址:江苏省淮安市长江西路111号 / 电话:0517-83525303 / 电子信箱:hnuzzb@hytc.edu.cn